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8章 心口的戒圈(二更)(1/2)
婚后忽然得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是关于他公司的一些事情。”

  他微微笑着,手轻轻地捏着她的指尖跟她解释。

  “对啊姐,我有点个合作一直谈不下来,想要找姐夫帮帮忙,就留一晚吧!”

  向励也在旁边当说客。

  向暖惊呆的看着自己自己老公跟弟弟,因为单家人在,她便没再多说。

  只是向家人走后她便对霍澈说了声:“你要留下跟向励谈事情的话我就不打扰了,我在这睡不着,得回家去!”

  因为向平渊也在门口,所以便说了句:“就住一晚也不行?”

  “你就对别人说我在这住了一晚别人也不知道你是骗人。”

  向暖冷冷的说了声,然后便不管门口站着的几个人就又回到里面。

  她不反对周诺抱抱孩子,但是她真不想在这里住下,于是她跑上楼去,在周诺的房间里看到孩子。

  周诺看到她过来,还以为她是打算留下了,轻声对她讲:“今晚就让心悦跟我睡吧,你们夫妻好久没见了,别让她打扰你们。”

  “她不打扰的,我在自己的床上睡习惯了,在外面睡不着,今晚就不住下了。”

  向暖说完走上前去,弯身将床上睡的很熟的女儿给抱了起来托在怀里:“您留步。”

  周诺看着她抱着孩子走了之后好久都没说出话来,后来在窗口看着她抱着孩子上了车,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向平渊自然知道自己管不了她,她走便走了。

  单晓蓓有点紧张,跟向励独留在门口:“姐姐怎么了?”

  “她从小跟家里关系不好,正常!”

  向励淡淡的说了句,很理解向暖的心情。

  霍澈开着车走在路上,偶尔从后视镜里看向暖跟心悦,心悦还在睡,向暖抱着她静静地望着窗外,还心情不错的问了开车的人一句:“不是要留下跟向励谈事情吗?”

  “你都不在,我谈事情什么时候不能谈?”

  霍澈便直说。

  向暖这才回了回头,也看到后视镜里的人,然后又看向窗外。

  霍澈心思被看穿,不自觉的笑了笑,一点都没觉得尴尬。

  回到家后霍澈将心悦接了过去,心悦醒了下,看着抱着自己的人,软糯的声音喊了声:“爸爸?”

  “嗯!乖!继续睡吧!”

  霍澈轻轻地摸了下她的后脑勺,叫她继续趴在自己肩头睡着。

  向暖跟着他们父女进了房子里。

  这房子刚进来的时候她也没觉得不好,现在她更是住习惯了,甚至不愿意再离地方。

  霍澈放下女儿后在她房间里坐了会儿,几天不见,这小丫头长的越发的叫人喜欢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向暖回房间后把头发挽了起来便进了浴室。

  霍澈走到门口的时候看了看她那边,想去敲门,但是想想她今晚大概心情不好,便没过去。

  向暖洗完澡后把头发又放了下去,然后在房间里抽了根烟,心里有点痒痒的,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烟快抽完的时候她看了眼关着的门板,想着今晚在车上他说的话。

  还是将那根烟掐灭了,然后从橱子里找出来一条漂亮的睡衣给自己换上,又去找了瓶香水给自己喷了点,然后出门。

  霍澈躺在床上刚刚发完晚安两个字,这几日来他每天晚上都会给她发这样一条微信,已经成了习惯。

  只是当他以为今晚又是一个难熬夜的时候,门却被人从外面敲响了,霍总几乎不敢置信的看向门口,以为自己听错了。

  又听到两声敲门声,他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到门口后压着门把手轻轻地将门打开一条缝,然后看到靠着墙壁站在他门口的人,不自觉的就将门大开了。

  “你……”

  “打一炮啊!”

  小霍太看他一眼,然后自己就直直的往他房间里走去,对着床。

  霍澈……

  小霍太这么会玩的吗?

  向暖把自己扔在他床上,被子一卷,然后一只手抵着太阳穴那里,朝着他勾了勾手。

  霍澈双手叉腰站在门口看着她,之后一只手去勾着门轻轻关上,漆黑的眸子里突然散发出胜券在握的光芒来。

  不用几秒,俩人便在床上滚成一团。

  直到后来,她还在霍澈的被子里用被子裹着自己,霍澈躺在一旁看她有些消极的愉悦,忍不住问她:“怎么突然抽烟?”

  向暖转头看他一眼,轻笑了下,然后又钻到他怀里,捏着他脖子上她的戒指:“一直挂在这里?”

  “出差的时候。”

  霍澈说道。

  向暖眼眶一热,忍不住轻轻地亲了下自己的戒指,太久不戴,还真是怪想得慌,不过还是轻轻地摁在了他的心口,柔声告诉他:“好好戴着!”

  “我以为你打算收回去了!”

  他含笑的眼温柔的看着身边的女人低声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自己现在什么身份不知道吗?”

  向暖抬手捏了捏他的下巴,突然就笑起来。

  霍澈也被她气笑,他知道了,不过他很乐此不疲。

  后来向暖没陪他睡,坚持回了自己房间。

  在霍总要挟她说要夜袭之后,她回到房间趴在自己床上便呼呼大睡了。

  果然,想要睡眠质量好,做这件事最有益。

  凌晨,窗外突然飘起了绵绵细雨,睡的好人的入了梦。

  ——

  “你干嘛一直戴着它在心口?”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我要你告诉我?”

  梦里的女人固执又叛逆,逼着男人在墙角逼问着。

&e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