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28章 大功臣获特许心难平(1/2)
追求永生路迢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原来是李崽洞的师兄,怪不得也那么嚣张。https://”

  百里良骝笑着摇了摇头,对东把东进道:“走吧,这里没我们的事了。”

  “嗯,嚣张如出一辙,下场也是一样,大哥别说二哥,估计他们恨死你了。”

  东把东进想到第一次南军被打败时,眼高于顶的南部高丽挑战者的嚣张模样,现在他也是心里大爽,说话也风趣了一些。

  他给两名面色惨白的军装眼高于顶的南部高丽人招呼一声,扬眉吐气地和百里良骝一起离开了军事基地。

  至此,事件圆满解决,后续利益分割的事情,交给华夏官方的人去办就行,对于谈判,外交官们更加在行。

  不过大部分条件早就决定了的,据百里良骝所知,华夏得到了大约五百平方海里的区域,这片区域的资源储备丰富,可谓是收获不小。

  当然,百里良骝并不会居功自傲。

  打心眼里来说,他认为自己其它华夏人一样,虽然那个探总地位超脱,当这个大家庭遇到麻烦的时候,帮个小忙,也是分内的事情。

  而且在探险队的总体操作上,他就一直贯彻这个宗旨,那时候就没少帮这个大家庭办过事。

  至于报酬和利益,他已经从敌人身上获得了够多,也就从来没有向这个大家庭要过什么。

  但是这次既然可以任意开条件,东进估计也是实现得到了默认,否则他也不敢如此大气,那百里良骝就拣自己最需要的物事提了出来。

  金钱什么的,对百里良骝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他决定开一个对自己有用而且比较需要的条件。

  不过,这个条件是什么,他也一时拿不定主意。

  回到苏门答腊之后,过了今天的琢磨,他终于想到了一个极好的条件。

  数日后,华夏某地某机构,实际就是武犟鋆和钟常伟经常聚在一起打发时间的好去处。

  “什么,你说百里良骝提出的条件,是允许他一夫多妻,而且还得办结婚证?”

  一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看向桌子对面的东把东进,脸上满是意外之色。

  这个中年男子实际就是那个很老的老头儿钟常伟,比较稳妥型的老头儿。

  但是和他的实际年龄非常不匹配的是,他看上去就是一个中年人。

  他虽然没有如同芹菜那样得到那个百年冻龄,可是他吃得到的那个东西,却也有这个功效,以至于老头儿有点儿逆生长,不但没有随着如梭的岁月老去,反而还年轻了一些。

  今天他一听跟百里良骝有关的事情,立时就无比关心起来,急切地问道。

  东把东进点了点头:“对,这是百里良骝亲口告诉我的,明确地提出来,作为这次他立功的奖励,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

  钟常伟哑然失笑,道:“这事倒是简单,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种条件。”

  武犟鋆则哈哈大笑。

  “这小子也太胆大包天了!不过,我要给他点一个赞!简直说出了天下所有那些不守规矩男人的心声!哈哈哈!我这里没有问题!不要在乎有人学他的的坏样儿,谁要是有他的那种本事,我一概批准!”

  东把东进道:“他向来都是这样出人意料,从脑思路到浑身的本事。”

  钟常伟又将这件事情的影响全面思考了一番以后,点了点头,立即叫人进来,把百里良骝的事情安排了下去。

  他老人家表面看来稳如泰山循规守矩,内心深处也是标新立异的主,否则他们那一代人,也不会敢叫日月换新天了,更不能毁坏一个破烂陈旧的江山建立一个新的江山了。

  下定决心把旧东西扔掉,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有扔掉旧东西能力的人,保证旧东西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所以弃旧图新,风险很大,很可能旧的扔了,新的却没得到,鸡飞蛋打。

  这样的后果他们那一代都坦然面对,现在的一切风浪,显然都是小打小闹。

  他老人家人老心红,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干了,换了方式让年轻人去干,岂不更妙?

  他首肯了百里良骝的不守规矩的申请,然后他对东把东进道:“其实,对百里良骝来说,他作为穿梭宇宙空间和时间的探总,地球上的任何法律都已经对他没有实质的限制,他这样提出要求,就是主动顺服大局利益的表示,很不错!还有,他干其它坏事的话,也很难控制,就是多娶几个媳妇儿,也不是纯粹的坏事,就随他去吧,到时候,他的那些媳妇就限制他了,岂不是堡垒从内部攻破的木马计?再说,这个批准,主要是给那些想嫁给他的善良女孩提供保障,我们如果限制他,他敢将她们都弄到中东去,那里是不限制一夫多妻婚姻的,我们闹个鸡飞蛋打,何苦呢。”

  武犟鋆哈哈大笑道:“老钟啊!要说老奸巨猾,非你莫属!这样的事情你都算计,你也太诸葛亮了;我就和你不一样了,我纯粹就是看那小子顺眼,他小子干的事情让我痛快,我当然也让他痛快,估计他那个年龄段,娶媳妇就是最痛快的事情;最好娶个百八十个,搞一个八国联军,国际娘子军什么的。”

  东进凑热闹:“目前已经显明的,至少已经有一个女人是德意志那旮旯的,据我所知,那个女人还身手不凡,是世界杀手排名第五的存在,现在她决心洗净铅华,放下杀人刀,对镜贴花黄去了,为了百里良骝,跟他跑过来,一心贴着百里良骝,我就做不到。”

  武犟鋆贼忒忒地问:“你做到了也没有人要!嘿对了,听说那个百里良骝在苏门答腊搞了一个鸳鸯楼,里面聚了不少美女,可有其事?”

  东进这个就不肯多说了:“鸳鸯楼是有,但不都是百里良骝自己住,那是一个集体婚礼的产物,麦轲他们经常搞这种名堂,不过这次不同,有人趁火打劫,那个人就是百里良骝,百里良骝也趁机参与进去,还安排了一个婚假,住了进去亲身度度。”

  钟常伟道:“具体的我们就不管了,年轻人精力旺盛,不搞出一些非同一般的东西来岂不是虚度了青春年华?说正事,东进,你和百里良骝谈谈,看看他能不能加入你们的序列,当多大官可以让他自己提。”

  东把东进道:“钟老,你这个应允估计给体制内的人,得把他们乐一个跟斗!不过,对百里良骝,我觉得不可能,他总是说他目前正在休假,而且他如果真的想干事,那个探总和盟总还可以继续干,估计他还是有长远计划的,现在做的事情不过是玩票性质,毕竟他才二十五岁。”

  “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劝劝他,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钟常伟还是不死心,以前给他的安排,似乎没有考虑他有如此一个能干打手的特长。

  现在到处都嚷嚷世界和平,甚至还有嚷宇宙和平的,时势造英雄,当然没有适当的时势就只能出狗熊了,所以百里良骝那样的人,凤毛麟角。

  也许比他厉害的人还有若干,可是用起来放心有听话的家伙,就没有几个了。

  “他对金钱、财富、地位都没有兴趣,就算我把阳把老大的位置给他,他也不会答应。”东把虽然没有断然否定,但是这样的尝试他又不是没有做过,知道准定没戏。

  “既然如此,以后有机会,你和他谈谈,至于能不能成,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感到没有什么指望,钟常伟还是留下一条路,以后也许还有可能。

  “好吧,但他答应的几率肯定十分低。”其实东进也没有完全死心,他肯定会不断努力,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会进一步尝试。

  百里良骝收到了东把东进的消息,得知自己登记结婚没有次数限制,他心里乐了好半天。

  毫无疑问,他还是比较传统守规矩的,对这个政策优惠他是不是付诸实施,他心里还没有什么准稿子,但是对于亲自考虑批准他这个法外开恩的钟常伟和武犟鋆,他很是感激,感到了他们浓厚的善意。

  其实,凭他和他们二位的关系,他可以自己当面提出。

  可是,那样的话,他需要一副具有高级厚度的脸皮,他觉得自己的脸皮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不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一码归一码,这事他感激,并不见的另一件事上他就妥协。

  当东把东进趁热打铁提出让他出山参加他们的系列平且可以当一个超乎寻常的大官僚的事情,他直接一口回绝,然后挂断了电话。

  把电话收起来,他偷偷看了眼正在跟氾梨花学习制作旗袍的丽芙萨,暗想自己总算能给她一个身份了。

  不然无名无分,对丽芙萨实在不公平。

  当然,一切都必须等燕姿娴接受丽芙萨之后,其它条件也合适的话,他才会和丽芙萨办理结婚登记。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星期过去。

  路痴小师妹还没出现,令得百里良骝是一阵无语。

  不过他也没多想,以小师妹的战斗力,至少安全是不用他担心。

  倒是燕姿娴去了中东地区之后,已经一个多月还没回来。

  就算是去谈军火交易,也用不了这么久吧。

  这让百里良骝有些担心起燕姿娴来,而且想到小娴娴离开之前,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模样,百里良骝对小娴娴很是想念。

  想念燕姿娴的时候,百里良骝连想到自己的得到特殊允许,不禁坏笑起来。

  不过,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可以率性而为的二百五青年。

  七八年之前的话,他肯定毫不犹豫地广而告之,让那些对自己心仪的女孩全都跑来应聘,自己的那个媳妇团,也不要太多,三千零一个名额就行。

  为什么是那个数字?

  也没啥,就是比三千粉黛多一个。

  不过,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个穷光蛋,估计广告费都付不出来,可不是现在,到底有多少钱自己心里也是没数。

  再说,找来人以后衣食住行都要花钱,那个阶段绝对无法给予足够的财务支持。

  有胆量的时候,钱不够;现在钱不用发愁了,可是想的事情就多了,起码不会蛮干。

  这事够头疼!

  就在百里良骝如此想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他接通之后,里面传来燕姿娴父亲燕宇的声音:“是百里良骝吗?”

  “燕叔叔?有什么事?”

  对于燕宇突然打来电话,百里良骝有些意外。

  燕宇语气低落道:“姿娴在中东遇到了伏击,身受重伤,正在医院进行抢救,情况……唉,总之你赶快过来看看她吧,或许这是最后……”

  燕宇没有接着说下去,语气哽咽,显然已是处于极度的悲伤之中。

  “好,我马上过去。”

  百里良骝挂了电话,面色十分凝重。

  他想知道燕姿娴的消息,但不希望是这种消息。

  他立即朝外走去,给氾梨花打了声招呼:“梨花,小娴娴受伤了,我去上京一趟。”

  “怎么回事?”

  氾梨花忙问道,百里良骝已是一溜烟地出了鸳鸯楼。

  百里良骝找到了张壮,上次飞机撞毁之后,张壮又买了一架,百里良骝借了新的直升机飞往上京。

  很快,他就到了目的地医院,这里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却是华夏最尖端的医疗机构。

  联系了燕宇,百里良骝直奔五楼重症监护室。

  到了门外,只见除了燕宇之外,老爷子燕山,燕姿娴的弟弟燕子矢,以及一帮子燕家子弟,全部都聚在门口。

  他们大部分都是眼睛红肿,显然刚刚哭过。

  但也有小部分人,眼中隐藏着幸灾乐祸的神情。

  一见百里良骝来了,燕子矢便扑了过来,一把拉住百里良骝的手腕,急切道:“骝哥,你救救我姐姐,爷爷癌症你都能救,你可一定要救我姐姐呀。”

  “子矢,闪开。”

  燕山一把将燕子矢拉开,叹息一声,对百里良骝道:“姿娴的情况很不妙,内脏几乎全部碎裂,生机全无,只剩最后一口气,你去见见她吧。”

  如今燕姿娴的情况几乎等同于死亡,燕山和燕宇虽然知道百里良骝医术厉害,但他们都不认为百里良骝能够起死回生。

  听到燕姿娴只剩最后一口气,百里良骝面色十分凝重,径直往病房里走去。

  燕家其他人都留在了门外,燕山、燕宇和燕子矢三位至亲,跟着百里良骝一起进了病房。

  “姐姐,骝哥来看你了。”

  燕子矢走到病床边,他虽然在外很有几分硬气,但此刻却是潸然泪下。

  不过他的话,燕姿娴根本听不见,没有任何反应。

  百里良骝朝着病床上看去,只见燕姿娴面色铁青,双目紧闭,脸上满是伤痕,露出在被子外的手臂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也许是医生认为无法救治,她的身上除了一个心跳监测仪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医疗器械,也没有输液。

  那心跳检测仪显示,燕姿娴的心跳此刻十分紊乱,毫无规律可言。

  百里良骝神情沉重,走到燕姿娴身边,抓起她的手把了把脉,心头咯噔一跳,面色越的难看起来。

  燕山说得没错,燕姿娴现在的情况,几乎等同于死人。

  “不行,我一定要救小娴娴。”

  百里良骝目光坚定,取出了醒真丹。

  神秘老者一共给了他三颗,除去自己服用和救人用,现在他还剩最后半颗。

  这丹药蕴含大量真气,只要能够在体内化开,等同于疗伤药。

  在燕山等人的注视下,百里良骝把醒真丹给燕姿娴服了下去,将燕姿娴的被子掀开,把手伸进燕姿娴的衣服里,真气渡过去,运用外力,帮燕姿娴化开药力。

  可是没想到,燕姿娴的经脉阻塞,身体器官衰竭,药力虽然化开,但却根本无法到达她的身体各处。

  “你们先出去,我要给她治疗。”

  百里良骝回头对燕山等人道。

  燕山目光一亮,语气颤抖道:“百里良骝,姿娴她有救?”

  “不确定,你们先出去吧。”

  百里良骝的语气有些不耐烦,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燕山怎么就那么多废话。

  燕山等人会意,连忙退出了病房。

  百里良骝把门锁了起来,病床旁边的帘子拉上,这样一来,外面就看不到里面生的事情了。

  接着,他脱掉了燕姿娴的衣服,露出了一具绝美的身材。

  而且燕姿娴因为长期在军中训练,她的腹部有几块可爱的小腹肌。

  不过此刻燕姿娴身上布满伤痕,却是让百里良骝看得十分心痛。

  百里良骝拿出银针,在燕姿娴身上施针,花了十多分钟,终于把阻塞的筋脉梳理,醒真丹的药力进入到燕姿娴的身体各处。

  可是对于碎裂的内脏,百里良骝却一时想不出办法来。

  他把银针取出,沉思了好半晌,现以自己现在的医术,完全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他的医术的确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但却做不到起死回生。

  “先吊住她一口气,再想办法。”

  百里良骝拿定主意,开始对燕姿娴的心脏施针,通过刺激心脏来保持供血。

  然后他又在燕姿娴的头上插入银针,让燕姿娴的大脑保持轻度活跃,不然意识只要完全消失,那么就会死得很快。

  做完这一切,百里良骝走出了病房。

  “怎么样?”

  燕山、燕宇和燕子矢不约而同问道。

  百里良骝沉声道:“我没办法救她,只是吊住了她的命,她只有七天的时间可以活,我会在这七天内,找到救她的办法。”

  燕山眉头一皱:“那要是找不到办法呢?”

  “一定会有办法的。”

  百里良骝语气十分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神龙狂婿林凡杨雪 . http://www.thecfdd.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神龙狂婿林凡杨雪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