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29章 入匪窟夺七日雀飞花(2/2)
追求永生路迢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就在此时,一个断了双臂的佣兵,踉踉跄跄地出现在门口,朝麻田飞喊道:“首领,我们被偷……偷袭了。”

  话音一落,这名佣兵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了地上。

  也子此时束手站在旁边,淡然道:“麻田飞,你埋伏的人,我都已经解决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麻田飞面露惊骇之色,明明是自己设伏对付百里良骝,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的局面,一切出乎他的意料。

  探总和也子出手,就这么厉害?

  麻田飞心生胆怯,本就实力弱于百里良骝的他,更不是对手了。

  不到十招,百里良骝抓住机会,一脚把麻田飞踢飞,顺势抢走了麻田飞一直捏在手中的七日雀飞花。

  麻田飞撞向房内的沙发,两名躺在沙发上吓傻的女孩惊呼失声,连忙躲开。

  砰。

  沙发被撞得塌陷下去,里面的弹簧都弹了出来。

  “七……七日雀飞花!”

  麻田飞一脸不甘地看着百里良骝手中的七日雀飞花,此刻生机正渐渐消失的他,希望能够得到七日雀飞花,那可是他长久保存为的就是今天这样的情况下救命。

  可是,话刚说完,他就咽了气。

  这个称霸北非的佣兵之王,作恶一世,在混乱的非洲本可继续称霸下去,奈何被百里良骝给盯上了。

  “这就是七日雀飞花?”

  也子手中抱着剑,走到百里良骝跟前,看着他手中的玻璃瓶问道。

  “对。”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把七日雀飞花收起来,目光一转看向了正想溜走的土力三,冷声道:“给我站住。”

  土力三打了个激灵,干笑道:“探总……探总,我错了,我不该把你们的消息卖给麻田飞,麻田飞这个混蛋,他罪该万死。”

  说着,土力三跑到麻田飞的尸体旁边,踢了麻田飞两脚。

  他的这个行为,让百里良骝看得一阵恶心。

  百里良骝冷声道:“我现在给你一个账户,你立刻把你的钱全部转进去,如果你不照办,那我现在就杀了你。”

  土力三一听这话,脸立刻就垮了下来。

  他在非洲做了多年掮客,虽然平时花销极度奢侈,但也积攒下数亿美金。

  如今因为招惹了百里良骝,竟然要被搜刮一空。

  不过相比于自己的性命,钞票又算什么。

  百里良骝给土力三报了一个银行卡号,土力三立刻把钱转了过去。

  虽然此刻已是半夜,但土力三是大客户,有专门的经理为他服务,过了十分钟,转账就完成了。

  “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百里良骝对土力三说了句,然后和也子离开了沙虫佣兵团基地的指挥中心。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土力三是一阵后怕。

  他把百里良骝一行的消息卖给了麻田飞,卖了五百万美金,可是没想到,最后却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搭了进去。

  更主要的是,探总和也子两个人的实力太强了,竟然就进入指挥中心,轻松解决了麻田飞,这让土力三觉得自己之前掌握的信息是不是有误,绝对是严重低估了探总和也子的实力。

  百里良骝和也子出了指挥中心,前往基地南面,与鸡头和小北会和。

  也子问道:“骝哥,土力三坑我们,为什么你不杀了土力三?”

  百里良骝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道:“他违反了掮客的规则,只要明天我们把消息放出去,不知多少人要找他的麻烦,而且以前找他买消息被坑的人,肯定要杀他,到时候他只能四处逃命,这可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

  “呃,你可真是……狡诈。”

  也子想了想,最后用了狡诈这个词。

  百里良骝笑道:“我对你们不狡诈就行了。”

  很快,两人到了基地南面。

  鸡头和小北见到他们,立刻问道:“怎么样,得手了没有?”

  “搞定,走吧。”

  百里良骝晃了晃手中的七日雀飞花,然后登上了卡车。

  随即索命的人一边对沙虫佣兵团进行火力压制,几十辆车渐渐开走。

  而沙虫佣兵团这边,佣兵们还不知道首领麻田飞已经被杀,还在按照之前的部署行动,并没有追击,只是蜷缩在基地内。

  而这一晚发生的事情,等到明天公布,必将引起北非大乱。

  到时候,各大势力将会重新洗牌,利益将会重新分割。

  七日雀飞花得手,百里良骝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只要有这朵花,燕姿娴就不用死了。

  回到在贝宁住的酒店,百里良骝看着小北、鸡头和也子,郑重道:“三位兄弟,谢谢你们这次帮忙。”

  鸡头白了眼百里良骝:“这你就见外了,我可是冲着沙虫佣兵团的财宝来的,不是为了帮你,还有,不要叫我鸡头。”

  小北和也子笑了笑,都没有多说什么。

  百里良骝让小北安排飞机,明天一早赶回华夏,然后他对鸡头说道:“鸡头,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华夏?”

  鸡头瘪了瘪嘴:“我发过誓,这辈子都不会踏足华夏的陆地,你可别想坑我违背誓言。”

  百里良骝道:“行,那下次有机会,我到公海找你。”

  鸡头奸笑一声:“嘿嘿,我打算趁沙虫佣兵团大乱之际,在非洲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扩大势力。毕竟我一直在海上飘着,也不是长久之计。”

  小北意外道:“你是想改行?”

  鸡头一直是在公海当海盗,现在登上陆地,也就意味着放弃他一直干得好好的海盗事业,要做其他的生意。

  鸡头道:“一直在海上待着,我已经有些厌倦了,毕竟我不是鱼。”

  百里良骝沉吟道:“但你擅长的是海战,如果登陆的话,必然遭遇很多阻碍。”

  鸡头笑了笑,对百里良骝三人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在非洲让索命扬名,而且就算失败,大不了我开着战舰回我自己的海域。”

  百里良骝点头道:“祝你好运吧,如果有需要帮忙的,随时联系。”

  完了又说:“既然你自己弃海登陆,我也不瞒你,探险队接到命令,要彻底扫荡各处的海盗势力,什么马六甲海盗,索马里海盗,百慕大三角海盗,死海海盗,红海海盗,还有你们的海盗,一律扫荡干净,一个不留,所以,你这个绝对很及时,似有先见之明!不过我劝告你,行动要快,否则别的海盗也跟你说,你的竞争就大了。”

  鸡头道:“好的,我回去加班加点。”

  第二天,麻田飞被杀的消息传出去,整个非洲都轰动了。

  这可是号称北非佣兵之王的人,一夜过去,竟然就被杀了。

  最快陷入混乱的,是沙虫佣兵团,各个头目都想争夺首领之位,一时间沙虫佣兵团分为各个派系,内部先打了起来。

  光是基地就分了八股势力,而在外镇守其他领地的佣兵,也是自立旗帜,不再属于沙虫佣兵团。

  以前沙虫佣兵团的存在,稳定着北非的地下势力。

  现在沙虫佣兵团完蛋了,不止内部,其他各方势力也蠢蠢欲动,北非陷入了混乱之中。

  而所有人没有注意到,一股凶猛的势力,正在从加纳开始,一步步蚕食吞并大小势力,所向披靡。

  这股势力,正是索命那股海盗军团。

  一大早,百里良骝和小北、也子就坐上了回苏门答腊的飞机,鸡头忙着攻城略地,却是没时间来送他们。

  飞机上,也子突然向百里良骝问道:“对了,你昨晚报给土力三的银行卡号,我记得不是你的呀。”

  百里良骝笑了笑:“那是华夏天使慈善基金会的官方银行账号,是一个公开账号,每天的账目都会在网站公布出来,所有的收支会被每一个人知道。”

  闻言,小北意外道:“你是说,你让土力三把钱打给了慈善机构?”

  “对。”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

  也子和小北相视一笑,对百里良骝道:“你可真是大方,土力三至少有几亿美金,你就这么捐赠给别人了。”

  “贯彻公仆精神,无私奉献,是我们新时代青年的义务和责任。”

  百里良骝一本正经的样子,令也子和小北都是一阵无语。

  十三个小时后,飞机在苏门答腊军事机场降落。

  也子下了飞机,又直奔民航机场,他要前往蜀中,继续他的挑战之旅。

  “也子,你不打算在苏门答腊多留几天?”

  看着坐上出租车的也子,百里良骝问道。

  也子道:“我已经和一位前辈约好了挑战他,就在明天,我不能失信。”

  “好吧。”

  百里良骝耸了耸肩,只得目送也子离开。

  他又看向小北,问道:“你也要走?”

  小北道:“我要回华山。”

  百里良骝感叹道:“唉,还是我自由呀,你们就不能像我这么清闲吗?”

  “你可一点不清闲,整天忙着保护你的房客。”

  小北笑了笑,然后向百里良骝告辞,就在军事机场坐飞机去了华山。

  四人聚了三天,现在又各奔东西,百里良骝心头有些不舍。

  不过他也不是儿女情长之人,当即上了小北帮他联系好的军机,飞往上京的指定医院。

  到了医院,不止燕家的人在,鸳鸯楼的几个女孩也都在这里。

  蕴千姿、杨轻风、氾梨花、百里幽玲、丽芙萨,一个不缺。

  她们见到百里良骝,都有些激动,但她们乖巧地站在旁边,并没有迎上来问东问西。

  “怎么样,百里良骝,找到治好姿娴的办法了吗?”

  燕山连忙问道。

  其他人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百里良骝,现在他是治好燕姿娴的唯一希望。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你们放心,我会把小娴娴治好的。”

  一听这话,众人的目光顿时就亮了。

  全世界最顶尖的医生,无论中医西医,燕家都求遍了,都说燕姿娴必死。

  但百里良骝一出手,先是吊住了燕姿娴的命。

  现在,他竟然说要治好燕姿娴。

  众人是既期待,又有些怀疑。

  “你们在外面等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别放进来。”

  百里良骝给燕山招呼一声,迈步朝着病房里走去。

  走到门口,他回头看向蕴千姿,道:“小护士,进来给我帮忙。”

  “噢。”

  蕴千姿应了声,连忙跟着进了病房。

  砰。

  病房门关上,外面的人只能焦急地等待着。

  病房内。

  百里良骝取出了装着七日雀飞花的玻璃瓶,看着漂亮而充满灵性的七日雀飞花,蕴千姿很想问这是什么东西,但她还是没有开口。

  “待会你把这片七日雀飞花衔着,然后送到小娴娴的嘴巴里。”

  就在蕴千姿疑惑的时候,百里良骝回头对她说道。

  在回来的路上,百里良骝已经问过师傅怎样使用七日雀飞花。

  七日雀飞花因为灵性的关系,如果要使用,必须感受人气,相当于将七日雀飞花激活,所以必须用嘴巴衔着。

  然后再把七日雀飞花送到病人的嘴里,病人服下之后,再借助真气将七日雀飞花的药力化开就行了。

  当然,最后真气化开这个步骤可以不用,真气只是为了让药力化开得更快而已。

  蕴千姿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嘴对嘴的喂药方式,她虽然茫然,但还是点了点头,对百里良骝道:“好,除此之外,我还需要做什么?”

  百里良骝对蕴千姿道:“其他的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用嘴巴衔着七日雀飞花,送到小娴娴的嘴里就行。”

  “嗯。”

  蕴千姿点头道。

  说清楚后,百里良骝把装着七日雀飞花的玻璃瓶放在桌上,然后打开来。

  当瓶子打开的瞬间,一股淡淡的花香,蕴含着丝丝清凉舒爽的气息,从玻璃瓶里散发出来,令人神清气爽。

  “哇,这是什么花,好神奇?”

  蕴千姿目光一亮,惊呼道。

  百里良骝正打算解释,不料突然发现,玻璃瓶里的七日雀飞花,从花瓣边缘部位,竟然开始枯萎了。

  “怎么会这样?”

  他面色一变,来不及细想,抓起玻璃瓶,扬头就把七日雀飞花倒在了自己的嘴巴里。

  七日雀飞花如果遇到空气,就必须有人的生灵之气,才能维持其生命力,所以才会放在真空的玻璃瓶里。

  此刻玻璃瓶揭开,七日雀飞花遇到空气,开始急速枯萎,情急之下,百里良骝只能衔在自己的嘴里。

  不料这下他却是动作太猛了,直接把七日雀飞花整个含在了嘴里。

  见此,蕴千姿眉头一皱,道:“现在怎么办?”

  本来是让蕴千姿衔着七日雀飞花,送到燕姿娴的嘴里,现在百里良骝把七日雀飞花含在嘴里,计划却是被打乱了。

  百里良骝心想自己总不能再把七日雀飞花传递给蕴千姿,于是他含着七日雀飞花,说道:“我直接喂给小娴娴吧。”

  说干就干,他当即俯下身去,嘴巴对着燕姿娴的嘴巴,靠近了过去。

  燕姿娴生命垂危,嘴唇冰凉,甚至有些僵硬。

  百里良骝用舌头把燕姿娴的嘴唇顶开,然后把七日雀飞花顶入了燕姿娴的嘴里。

  期间,他难免会碰到燕姿娴的嘴唇和舌头,看得旁边的蕴千姿是皱起了眉头,心说你这是在接吻,还是在救人?

  还好整个过程非常快,百里良骝把七日雀飞花送进燕姿娴的嘴里后,燕姿娴的咽喉竟是自然蠕动起来,把七日雀飞花吞了下去。

  原本弥漫在外的清灵之感消失,燕姿娴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血色。

  见此,蕴千姿却是忘了刚才百里良骝送药的一幕,惊呼道:“这七日雀飞花是仙药呀,这么厉害!”

  别说是她,就连百里良骝也被七日雀飞花的药效给震撼了。

  回过神来,百里良骝将之前插在燕姿娴脑袋和胸口的银针取了下来,右手贴在燕姿娴的腹部,将真气度过去,帮燕姿娴化开药力。

  这个过程非常辛苦,持续了一个小时,见燕姿娴生机恢复,百里良骝这才停下。

  至此,燕姿娴总算是脱离了危险。

  而七日雀飞花的药力,还没有完全化开,只能考燕姿娴自己去消化。

  百里良骝又给燕姿娴检查了一遍身体,大部分机能都恢复了正常,阻塞断裂的经脉也修复过来。

  甚至连破碎的内脏,竟然也神奇的在康复。

  这一瞬间,百里良骝不禁有些认同蕴千姿的话。

  这七日雀飞花,就算不是仙药,也差不了多少了。

  百里良骝帮燕姿娴把被子盖好,对蕴千姿道:“好了,我们出去吧。”

  蕴千姿还处于茫然状态,身为一名护士,她深知燕姿娴之前的状况,已经等同于死亡。

  可是现在,燕姿娴的生机竟然恢复了。

  这在蕴千姿眼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看向百里良骝,眨巴着眼睛道:“百里良骝,我不是在做梦吧?”

  燕姿娴救活过来,百里良骝心情大好,他伸手揪了揪蕴千姿的脸蛋,把蕴千姿羞得脸颊通红。

  他问道:“疼不疼?”

  蕴千姿点头道:“疼。”

  “这就对了,你不是在做梦。”
为您推荐